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然致远

俗世的幸福:吃得香,睡得着,笑得出声。

 
 
 
 
 

日志

 
 

当年那点破事儿  

2015-01-05 07:47:01|  分类: 悠然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悠然致远
 
       我上班那年,刚满二十岁。多好个年龄,正是做梦的阶段,什么梦都做,什么走路磕破嘴唇一抬头捡着俩大金砖尽管嘴疼也要咧嘴哈哈大笑啦,公交车上让座正好让给了微服私访的一品大员从此一路顺风事业蒸蒸日上美出鼻涕泡啦,虽然游泳水平不行恰好勇救不慎落水美貌如花的局长千金从此爱情甜如蜜啦等等等等。梦是没少做,可是一样也没成,哪怕成一样我这一辈子得省多少心啊。啥也别说了,全是眼泪。那年头,我工资不满百,去掉吃喝零花人情往来根本就不剩啥,从外地来个同学都得借钱去饭店装一把大象。平时全靠那些梦来支撑对付着往前走,不做梦根本就没法活。
   可是,天天做梦也解决不了现实问题,最终还是要面对的。那时候不像现在,没有手机可供话聊,也没有网络可以扯蛋,苦日子只能苦熬。眼瞅着独身宿舍里同期毕业的那些光棍汉们一个个毅然决然地转身离去,每到秋天我守着单位发放的那些瓜果梨桃土豆大葱大白菜之类的福利待遇就发愁,离家太远回不去,有心想孝敬老丈人丈母娘还不知道姓啥,随便送人舍不得,烂了太可惜,真愁人。
   经过持之以恒的守株待兔,终于等到有鱼儿咬钩了。听介绍人说女方在银行工作,我喜忧参半忐忑不安地去见面了。羞答答怯生生小心应对,唯恐留下个不好印象下一步就不好发展了。还好,对方答应再见一面留用观察。约好下个星期天在东顺城街西数第二个电线杆底下见面。也是巧了,见面那天正赶上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因为没带伞,廉价西装淋得软塌塌的不说,把我那打着发胶支楞八翘的满头黑发湿润地服服帖帖一绺一绺全趴头皮上了,看着就不像个好人。到地方一看,半个人影都没有,说好了的面红心跳火花四溅幸福无边呢?却是人家姑娘也不傻,早早就到街对面门脸下连避雨带观察,看见有个形迹可疑的人在电线杆那儿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吓得没敢露面,直接溜走了。我这人天生有两大弱项,一是记不住数字,二是记不住人。见第一面那天只顾谦虚地低眉顺首,哪好意思直勾勾盯住人家姑娘看,印象不深,愣是想不起来长啥样了。我倒是发现街对面的她了,影影忽忽好像是,却不敢肯定。或许这就叫无缘吧,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看它个目不暇接,管它成不成,看个水饱也不冤啊。
   此后,陆续又有人给介绍了几位,不是嫌弃俺家是农村的,就是嫌穷,没房子,各种理由,备受打击。 这股火上的,以至于同宿舍的那帮自作聪明的混蛋,一见我神情恍惚眼角一堆眼屎或者是大便干燥一早去厕所坑吭哧哧半天不出来,就分析说,完了,这家伙准是又失恋了,赶紧再给张罗一个吧,治病救人要紧。
   总算是遇见了孩儿他娘,我看她灿若桃花赛天仙,她看我心慈面软好欺负,终于谈妥了,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俩笨蛋。我埋怨她说,怎么不早来?你想急死我啊?赶紧地吧,孩子都等着急了。没房子就租一个,没钱,就租个便宜的,没暖气就克服点吧。
   东北大平房,室外零下十几度,室内零下七八度,怎一个“冷”字了得。早起洗脸得先把水桶里的冰砸开,拿锅里去烧
化了才能用。下班进屋第一件事儿就是先抱一起取暖,那感情,真没说。吃完饭就钻被窝,打架都在被窝里打,什么生气回娘家这个那个的,拿脚踹都踹不走,一点脾气没有。
   现在,偶尔一次我请她去吃大餐,再优雅的环境也吃不出当年的那种无比兴奋的感觉了,即便全城大停电,也营造不出那种烛光摇曳心神不定的气氛了。吃饭时,她只顾嘀咕单位里的那些乌七八糟的破乱事儿,我则有一搭无一撞地听着,胡乱点着头,脑袋里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每次吃完,我问她感觉咋样时,她抹抹嘴,总会说,就那么回事儿吧,不如在家里吃着舒心。下次再馋了,我给你用高压锅压排骨,烂烂的,再炖上一锅土豆芸豆,放点香菜叶,包你吃撑着。
   我
一边答应着,一边想起了从前,一幕一幕,那点破事儿。。。。。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12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