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然致远

俗世的幸福:吃得香,睡得着,笑得出声。

 
 
 
 
 

日志

 
 

科研基地  

2015-03-29 09:56:46|  分类: 悠然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然致远
                                        
                                    老李头 

    老李头,这是他四十多岁时我们送给他的外号,不是因为他长得老,而是因为我们那时候正青春年少风华正茂,他大了我们差不多整整一轮。那时候我们一起在属于风沙半干旱区的辽西北贫困地区科研基地蹲点搞科研。那时候的他不管走到哪里,一见面给人的印象其实是一表人才的:一米八五的大个,仪表堂堂的脸盘,比较讲究的衣着打扮。遗憾的是,他只是个技术工人,属于工勤岗,不是技术干部。我这么说,没有贬低他的意思,相反,正是我敬重他的理由。在我们这个硕博绊腿专家成堆的科研大院里,最不稀缺的就是人才了,而他在这个基地能够博得不可或缺的一席之地,实属不易。
    那个时候他是我们这个基地的后勤总管,园区里各项试验管理的井井有条,一般新毕业的正宗学农的本科生都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分开多年以后,当我听说他晋升为高级工人技师(相当于高级工程师)时,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对于他来说,那就是实至名归。
    其实,老李头年轻时也曾有过被推荐上工农兵大学的绝佳机会的,只是因为有人
告发他家的富农成分,行李卷都捆好扔车上了又被紧急叫停,被人顶替了。而告发顶替他的那个人一直到退休都混的狗屁不是,让所有知根知底的人都替老李头鸣不平。
    那些年,基地的生活虽然艰苦,但就像个快乐的大家庭一样充满了生活乐趣。我们之间是生死与共的战友关系,虽然不在一起工作了,但是我知道,不论何时何地,我还有个知心大哥,名字就叫做老李头。
    年前,我听说他光荣退休了,成了名符其实的老李头了,于是就寻了个高大上的地方请他吃饭,又找了几位当年在基地一起工作过的老朋友作陪。面对一桌子的山珍海味,我们不得不承认,当年在基地食堂里吃过的那些野味更有味道。
    其中,印象最深的当属吃蜢蚱了。都知道“秋后的蜢蚱长不了”这句俗语,却少有人知道秋后的蜢蚱还是不可多得的美味。每到深秋时节,天气转凉,蜢蚱行动迟缓,基地后山背风向阳之处便成为了蜢蚱群聚的好地方。趁此时把蜢蚱捉来,去掉翅膀,上锅或炒或炸,其香四溢。有一年,老李头的儿子“十一”放假到基地去玩,看到众人拿蜢蚱下酒,喝得热火朝天,深有感触。回家去跟他妈说,你可得对我爸好着点,他们基地可苦了,抓几个蜢蚱都能喝顿酒。老李头听说了,就训他儿子,你个小兔崽子懂个屁!那东西是随便吃的么?在城里,你就是有钱也没地方买去,那是纯粹的绿色食品,延年益寿!

自罚三杯 
 
    当年的辽西北一些落后地区,虽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吃喝之风却大行其道。曾经有那么句顺口溜“辽西北,风沙大,人实在,没啥话,就见小酒刷刷下”,说得就是这种现象。某些乡镇干部甚至以饭时没有饭局为耻,到处找局。我下乡时就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本来要办的事情并不复杂,我也不希望兴师动众。然而,他们却不这么认为,说是你若不来我们陪谁去?其结果就是客人一两个,陪酒一大桌,呼天海地喝将起来。酒过三巡时,忽然包房门帘响处伸进来一个肥硕的脑袋,一对小眼睛滴溜乱转,四面一扫,席面上的人都脸熟,于是不请自来地进门一抱腕,各位弟兄,对不起,我来晚了。这么着吧,我先自罚三杯。边说边找位置坐下,动作娴熟地一杯接一杯畅饮起来。
    我估计,他那脑袋与肚子以及屁股都是这么弄圆的。 

我是杂家

 
    
刘老先生虽然在生活当中有些木讷,但一到农家院里就活跃起来,微风拂面,一撮山羊胡子飘飘然不知其所以然。有一次在乡下给农民朋友授课时,有人称之为“刘专家”。刘说,我不是专家,是杂家。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是搞大田作物(玉米)栽培出身的,虽然没学过果树,但我从小是在果树园里长大的。我没搞过畜牧,但我跟搞畜牧的(老伴)睡了一辈子觉。潜移默化,哪样我都懂点,你们说,我算不算是杂家?
 
 
陈二娶亲 
 
    陈二,四十多岁,独身一人,在基地长期做更夫兼干零活。基地科技人员见他一人孤苦,帮他修缮了房屋,又为他物色了一个寡妇,成了家。谁知成家不到一年,牙齿竟然连续掉了两颗 。陈二也不去修补,任由吃饭费劲。看着别扭,就有人说,陈二,你说你好不容易娶了个媳妇,也不知道细水长流,省着点用。亲嘴就亲嘴呗,你以为啃大萝卜啊,使那么大劲儿干嘛?把牙都啃掉了,以后怎么办?陈二咧着豁牙的嘴笑了,那不得把前半辈子亏欠的都补回来么?掉俩牙不碍事儿。
    这么多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想起陈二就挂记着他的牙,不知道还剩几颗?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1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