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然致远

俗世的幸福:吃得香,睡得着,笑得出声。

 
 
 
 
 

日志

 
 

还想干嘛  

2015-05-01 19:57:32|  分类: 悠然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悠然致远
 
   我坚持买彩票的习惯已经十年了。
   百分之五,这是我每月工资消费中不会引起老婆注意的部分,是个数学意义上的拐点。每月开工资的日子,如无意外,
我都会步行到离家一站地远的那家彩票销售站去,不多不少,如数奉献。虽然从没有中过什么可以引起波澜的奖项,但是信念,这东西就是了不起。我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缺乏耐心,只有在买彩票这件事儿上一直锲而不舍,坚信总有那么一天我会如愿的。只是我不知道永远有多远。
    也曾无数次想象过,如果中大奖了我将如何高调地一一去实现那些我梦寐以求的东西。可是,想象终归是想象,当这一天不期而然地降临时,一切全都变了模样。。。。
    由于幸福来的太过突然,我的大脑一时短路,竟不知道下一步该当如何了,于是我打了辆的士直接去了浑河大堤。以前,每当我有解不开的疙瘩时,就会一个人去河边静静地坐着。什么都不干,就那么傻傻地望着江面发呆。由此我也知道了,原来呆头呆脑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至少可以化繁为简冷静人生。
   于是我做出了决定。
   正像以往报纸电视上报道的那些人一样,我也选择了
中国特色式领奖办法:口罩墨镜棒球帽再加上一件立领长风衣。
   兑现之后立马就去银行往老家打了笔款子,委托朋友找
个景色宜人的地方,我准备立即着手筹建个能显示我在农业战线上混了大半辈子才积攒下来的那一身本事的农家院。在体制的笼子里傻了,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疯了,栽花种草鸡鸭鹅狗荷锄月色含饴弄孙就成了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挥之不去的梦想。
    然后我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个很多人这时都会想到的事情,对了,就是辞职。还上个神马狗屁班呀,就为那俩半毛钱?有病吧?多年的积怨让我无数次地想象过要把措词激烈气死人不偿命的辞职信干净利落地甩到头儿那张面无表情的大饼子脸上然后就拍案拂袖而去的情景,事到临头却想起了他为我晋级涨工资而奔走的那回事,又想到了他平时对我信任有加委以重任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最后,当我面对他的时候说出口的却是一本正经的“我想请你吃个饭”,而他仍像往常一样牛气哄哄地头都没抬就说,没事儿闲地啊,大周一的吃个什么饭?还有一大堆活儿没干呢。这一次我不为所动,一字一句地接着说,我这辈子没求过你什么事儿吧?只此一回,不但请你,而且要请咱部门全体同志,这也是我上班以来几十年的心愿了。他终于从文件上移过目光,你是不是有事儿啊?说吧,这儿没外人。
   
我不想过早地透露什么,以免影响了大家的情绪。所以落座的时候,还是按照老规矩,让他坐在了主宾位置,我坐次席。大家频频举杯,每个人都向敬酒,嘴里不停地念着我的好。我知道这些话不全是因为这顿丰盛的晚餐,可忍不住还是在心里想,也许用不了多久你们就会把我忘掉,好吧,我记着这份情就是了。
   第二天早起,尽管头痛得厉害,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到办公桌前,简简单单地写上几句话,趁头儿不在的时候,把辞职信和办公室钥匙一并放到他的案头,就这样不声不响悄悄地离去了。
   
从此两清,两个世界。
   出了办公大楼的门,迎着炫目的阳光,我眯起眼睛,心态平和地给她打了个电话。一切都已安排妥当,我要请她吃一回高大上的饭。搁在以往,每当我独自面对她时,尽管没啥,想要脸不红心不跳,晚生就是做不到啊。这或许就叫做千年的障碍吧。
   这一次,我用了不容质疑的口吻说,就我们俩,没别人。反倒是她迟疑了一下才答应了。当空荡荡的大厅里灯光渐暗烛光摇曳悠扬的乐曲声响起,她彻底疑惧了。我平静地说,别担心,老同学,你可能不记得了,但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今天是我生日。虽然落了俗套,我能邀请你共舞一曲么?
   我明显地感觉到她的腰身不再,因为我的一条大长胳膊已经绕不过去了;而我的手也已经粗糙了,不敢再想象往她当年那裸露着的香肩上搭的感觉了。曾经有人半开玩笑地说起过,请搞农业的砖家们跳舞很划算的,那手粗糙的,往身上一搭连搔痒痒的活儿都能顺便一起干了。往事不堪回首,青春误啊。我眼含热泪地道出了几十年的心声,并抚摸了她稀疏的发梢,说了一句,且珍惜吧,我们都已经老了。她感动地骂了我一句“傻样”说,你今儿这算是一个了结吗?我默默无言地伏在她滚刀肉般
敦实的肩头,顺势就用她那挺贵的丝巾擦了一把鼻涕和眼泪。
   回到家时已是夜色阑珊了。我坐在电脑前敲打着这极不平凡的一天,以备日后反刍之用。妻在客厅里不知道跟什么人在没完没了地煲着电话粥。她对我的行踪从不过问,对于我博客上的那些东西也从不好奇。我曾经为我们几十年如一日平行线般的相伴行走而抱憾不已,但是现在,我不那么认为了,我觉得我这一辈子欠了她很多很多,没有她我绝对走不到今天,是时候该为她做点什么了。
   我首先伪造了一个
文学大奖赛的获奖证书,告诉她我们现在获得了一个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任选一个地方的两张往返机票的机会。她果然如我所料地跳了起来,抱住我的脑袋不分地点地连连亲吻说我伟大。并马上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远在外地读书的儿子,嘱咐他要向他老子学习和致敬。这个夜晚,我为这个谎言感觉到幸福极了。
    接下来我们就为去什么地方而犹豫不决了。按照惯例,我们家这类大事项都是她说了算。结果是对地理知识一窍不通的她费了挺大个劲也没有走出亚洲,只选了个马尔代夫。我说这个太近了,现在是距离决定身价。要去我们就去大溪地吧,让我们沿着高更的足迹去
南太追寻毛利人草裙舞带起的温熏海洋风
   在异域的星空下,我也是醉了。扶着海上吊脚茅草屋的栏杆,一阵迷茫掠过心头,现在,你还想干嘛?仅仅数日之间,几乎轻而易举地就实现了我为之奋斗了大半生的梦想。现在我已经彻底自由了,我想干什么就可以去干什么了!即便是一念之间也令人心驰神往。多么美好啊,有钱还有闲。可是,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回去之后我还能干些什么,还有什么东西能再次燃起我的热情之火。
   
海风吹着,一阵寒意突然袭来。阿嚏,阿嚏。在打第二个喷嚏的时候,一使劲,我睁开了眼睛,原来是卧室的窗户被风给吹开了。喉咙干渴,鼻涕已经过河了,手里还握着昨晚刮开的中了五块钱的那张兑奖券。
   简直是莫名其妙,都特么辞完职了,还得起床去上班,什么事儿呢!
  评论这张
 
阅读(902)| 评论(19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