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悠然致远

俗世的幸福:吃得香,睡得着,笑得出声。

 
 
 
 
 

日志

 
 

一辈子的同桌  

2016-04-07 13:48:57|  分类: 悠然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悠然致远
 
    那天,我正在办公室里忙活着一份文稿,一个陌生电话忽然打了进来。我本不打算接听了,但这个电话却很执着,稍停片刻又打了进来。原来是锅子,我的一个小学同桌打过来的。虽然多年未曾联系了,仅是听到那熟悉的乡音,就已经让我倍感亲切了,更何况是他。
   锅子告诉我,他儿子考进我的母校沈阳农大了,想请我帮忙照顾照顾他,我很爽快地答应了。农大与我们单位仅一河之隔,那个院落虽然很大,但是,我们农科院这个院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科技人员都是从沈农毕业过来的,随随便便托个人办点事儿还是不费什么周折的。
    放下电话,心里不由一阵感慨,时间可真不禁混啊,仿佛是一眨眼的功夫,锅子的儿子也已经上大学了。那一幕幕往事像过电影似的从眼前袅袅飘过,不知所终。
    说实在话,作为同桌的锅子,我
当初对他并不怎么太感冒。原因之一是他从小就不求上进,是个差生,总因为完不成作业而挨他叔叔的揍,我们之间最常玩的游戏就是他拿橡皮或铅笔之类的小玩意换取抄写我作业的权力;原因之二是他叔叔作为我们唯一的老师,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算不上美好。那时候,我们这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总共才二十几户人家,一百多口人。村办小学有两间草房,一个操场,一名教师,四个年级,二十多个孩子。座位是两个较矮的木桩钉一块较窄的木板,书桌是两个较高的木桩钉一块较宽的木板。我们的书包平时就悬挂在书桌的一侧。采用单班复式一锅乱炖教学法。锅子他叔属于全才通吃,所有一切教学任务都由他一人负责。教的好坏且不说,后来我成为了村里仅有的大学生时,他逢人便讲,仿佛获得了唯一的终身成就奖,言语之间颇为自豪。
    只是当时,有一桩公案,他让我倍感失望。那是一个小雨淅沥的周末,不知道是哪个混小子把我文具盒里的格尺、铅笔、橡皮等统统都给折断了。这对于一个贫困的农家孩子来说,是个天大的事件。我当即就端着文具盒冒雨去后街找老师要求为我做主。而锅子他叔在听了我的哭诉之后,轻描淡写地就把我给打发了,既没有表现出义愤填膺的态度,也没有为我破案,这事儿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儿,才改变了我对锅子的态度。
    每年秋天,村里的孩子们都会成群结队地跑到附近的山上去采摘野果子吃。山梨、榛子、核桃、野葡萄、猕猴桃、山里红等等多的是,只要进山去,就不会空手而归。锅子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玩山弄水自是不在话下。有一天,锅子神秘地对我说,他知道河对岸有一树山里红熟透了,又大又好吃,有没有兴趣?在他的怂恿下,我俩来到了河边,一望过去,对面山坡上果然有一棵山里红树,显得与众不同:树叶都落尽了,果子却挂满枝头,远远望去,冉冉一树火红的诱惑。
    晚秋的河水虽然不深,但很湍急。
锅子水性极好,这点水当然难不住他。去时空手还好,返程时,我们把上衣袖子扎起来当口袋,每人脖子上搭了满满两袖筒子红山果,磕磕绊绊。我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激流里,手忙脚乱中猛灌了几口水。锅子一把将我捞起,装满了红山果的上衣却落到水里冲到下游去了,锅子沿岸追了好远一段距离才把我的衣服捞上岸来。
   因为这件事儿,从此我把锅子当好朋友
,作业随便抄,不要橡皮了。
   后来,我家搬离小山村,到镇上去住了,虽然我们还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到底不是一路人,也就渐行渐远了。再后来,我到县里去
住宿高中,锅子回家务农,从此断了联系。
   时光匆匆,到我大学毕业,扎根沈阳成家立业时,锅子已经淡出我的视线很久了。逢年过节回老家时,偶尔能听说他的点滴消息,据说他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二十五六岁了,还没成家,这在农算是距离一辈子光棍这个危险区域很近的地带
    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我的联系方式的,忽然有一天,锅子到沈阳找到我家里来了。一脸憔悴,一身疲惫。却是为爱追踪而来。英子,一个十七岁花季女孩,她哥哥与我们同班。我不清楚他们之间是怎么发展到生死恋这一步的。这门婚事,英子哥哥不同意,她的父母也不同意,闹的很欢,英子妈已经到了喝药寻死觅活那一步了。逼得英子远走沈阳,躲在一家洗衣店里打工。临行前,与锅子相约在沈阳见面。
   约好的时间地点
却不见人影,锅子急得不行。他只知道那家名叫“馨苑洗衣店”的大致方位,其他一概不知。人生地不熟,迫不得已,所以才找到我。三伏天,汗流浃背,我陪着他逐条街巷地找寻了两天,终于找到了。原来是英子病倒了。俩人当着我的面相拥着抱头痛哭,再叙离情。
   我也被他们的爱情故事深深地感动了。把两人请到一个小饭店里喝了顿喜相逢的酒席,送了一套我住独身宿舍时的铺盖
行李给他,拿了点有限的盘缠,好让他们去投奔长春一个远房亲戚家。后来,我听说他们在外地生了个娃,实在混不下去了,才抱着孩子又回到老家。英子爹娘无奈,只好接受了现实。
   那个孩子,就是现在我眼前这个高高大大的帅小伙子。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我请他们父子俩到农大校区门口小店里吃了顿便饭。锅子抢着付账,说,现在家里搞林下参,生活条件好多了,苦是苦点,但不差钱。
   临走时,锅子叮嘱儿子,要听叔叔的话。我也借机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男儿志在四方,稳稳当当的。
像你老爸当年骗你妈一样 ,就知道急着搞对象。那小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显然是好奇,想知道内情。我说,你还是回家去问你妈妈吧。
   
这次来沈,锅子给我带来了一化肥袋子的山菜干,足够我家一天三顿连吃两年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9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